男朋友夢工場|intro  ☆㊣↙優質男力量~變身↗㊣☆

男朋友夢工場|intro ☆㊣↙優質男力量~變身↗㊣☆

作者Abby Lee
日期09.11.2021

在我小學期間,類似巴哈姆特這樣的地方,會有許多戀愛養成與模擬經營的單機遊戲,模擬經營如煎章魚燒、烤蛋糕,戀愛養成如假想自己是一個高校女生,可以選擇搭配的衣服、進修的事物,在眾多追求者間選擇戀愛對象,其中經歷曖昧、熱戀、分手,尚未識得戀愛,公式看來複雜,但結局不外乎是結婚或分手。在裡頭戀愛見習,學習成為一個女生的方法,內建某些選擇對象的條件。

遊戲反映現實,在一個女生的社會化過程裡,我們從家庭、教育系統、偶像劇、乃至少女漫畫,都被傳遞著主流女性的資格。一個男性的育成又是如何呢?作為生理女性,我永遠無法確切知道男生這種生物是怎麼長大的,我們被分配到不同的遊戲、玩具、乃至性別角色,他們在其中煉成自己的男朋友金之術,在換取父權紅利同時,是否也犧牲了些什麼呢?

我們該如何動搖、或者說我們需要動搖這套戀愛劇本嗎——是這個專題想提出的問題。

在我最小意識到男人有許多種,是看了《薔薇之戀》飾演「葵」的鄭元暢,他陰柔且美,甚至會偷親哥哥,他既戀慕哥哥,又慾望生理女性。當葵發現百合(陳嘉樺 Ella 飾)覺得自己醜,因為他更懂美,於是買了一支口紅送給百合。原來戀愛可以這樣談。

如果有騎士不是拔刀騎白馬而來,而是手持口紅、彩虹小馬當坐騎,這個世界會不會更有趣一點。陽剛氣質與騎士精神就像蕩婦羞辱與陰性賤斥一樣需要斬斷除魅,支配者與被支配者的相對關係將可能因此鬆綁、流動。

「壞女人」身邊的他

今年一本《她厭男,她是我女友》韓國作品在台灣出版,金勝俊再遇前女友,發現過去像是看羅曼史長大的女友忽然變成一個惹不起的瘋女人(別稱:女性主義者)。為了討好女友,他穿上「善良的女人去天國,壞女人想去哪就去哪」女性主義 T-shirt,眼見女友陷入職場性騷擾而失去職務,但仍擔心「不夠女性化」的女友在兄弟面前讓自己丟臉⋯⋯。開心地與女友分享今天看到的好笑 YouTube 影片,女友回他說:噢是嗎,關於網路資訊,我今天只看到一個小六女生告發學校 MeToo 事件,以及熱搜排行榜裡被恥笑變胖的女藝人。這個故事的場景太過寫實。

如果你也剛好有一個願意與你討論性別的女朋友、又或是單純觀察到這樣的現況,你將有機會走入這一座重新挑選配備的「男朋友夢工場」。

有時不免操心,這麼快速變動的社會,我身邊的男性朋友們是否能在這片槍林彈雨中活下來。假設是一位常上戰場的公知,尚且能拿捏社群風向,穿上一件知識份子的衣服,主持性別政治正確,但作為現實中的男朋友們,處處有雷,一不小心就會葬身在女友的碎念中。

這是一份為異性戀特製的專題,假設閱讀的人正好都是順性別、異性戀、擁有諸多特權的中產階級,我們完全不站在雞蛋那邊,天啊,這真的是一個有夠不懂包裝的專題——但那麼多人的困惑與自我懷疑,也讓我們感受到,理論無法解決的問題,是迫切而真實的。無論是從階級或性別的角度看,有句話說「主人的工具並無法拆除主人的房子」,為了動搖這套違建,我們必須從隙縫處開始敲打。來吧,異性戀領域展開,處於 2021 年,異性戀裡的紅男綠女愛起來,其實沒有比較容易。

八九〇一輩男性的成長環境,仍然在精密的父權敘事、跟隨腳本長大成人。誰在意男性的情感世界?男性不需要學習表達情緒的語言;古希臘時期就教育男性必須勇敢好戰、參與政治,當今對兩岸主權事不關己只愛婆漫的男人還會被譏笑為廢宅;男性從殘酷的羞辱與霸凌文化中長大、從此學習建立以賤斥女性得到同儕認可的男性情誼⋯⋯。這樣的男人,在「成為自己」上還能有多少空間?

延伸閱讀
IMAGE
熊一蘋坦承曾經被「自己到底夠不夠格當一個足夠友善的異男」這件事自傷,驚慌質疑:「我也有這個習慣,那要怎麼辦?」

政治正確時代,無法「正確」的自己

大學修過一門「性別文本分析課」,看了《美麗佳人歐蘭朵》,那一整個在歷史中性別流變的過程,就像是任何性別辨識「我是誰」會經歷的性別與性向認同,觀影至末,發現《美麗佳人歐蘭朵》提出的並非性別流動問題,而是本質問題。對我來說,就像「男朋友夢工場」題目的存在意義一樣,透過「歐蘭朵」這樣的角色在性別中去疆域化,除卻性別二元階層的結構,透過重新提問,回推自己的歷史,看見成長中被社會拒絕的部份——這一次,你可以決定自己要如何長大,決定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男人/男朋友。

男朋友始終不可能是韓劇《男朋友》裡宋慧喬的朴寶劍。我有一些認識的阿姨,手機桌布鎖定螢幕會放上玄彬或朴寶劍的照片,如果老公手機裡放 Black Pink 的照片感覺就會被訓斥個沒完,男性追偶像會被說不夠 man,女性追偶像喊歐爸卻能輕易被赦免。愛的荒謬公式:像玄彬一樣點著蠟燭人群中尋覓孫藝珍、像朴寶劍一樣因為比女生沒有經濟能力而遭受百般折磨。我們帶著腳鐐跳舞,性別自厭也從這種矛盾中產生——而如今,我們身處在生理女也會厭女、生理男也會厭男的時代,到底還有誰喜歡自己?

廣義來說,「厭女症」懲處被認定不稱職的女性:性別秩序的叛徒、壞女人、和難以控制的女人,「厭男症」的定義更廣泛,一是指同一套秩序裡所出產的直男癌男性令人厭惡,二是指也在這個秩序下,因為失去支配權而受到霸凌或排擠的男性。無論如何,這兩者都是在「父權」下有所損失的性別。

這幾年已經有許多書籍在處理「男性角色」的問題,如《有毒的男子氣概》《你這個娘炮》《打開男性:陽剛氣概的變奏》等,不過,鮮少人提及,當這些男性已經意識到父權違建的不對勁,但他就是無法在關係中一步到位啊⋯⋯母親養他到三十歲一直以來教育他的都是不准進廚房,女友一下子看不起他是不會做菜的媽寶巨嬰,在這樣的親密關係裡,每一步路都是陰屍路。

不過說實在的,日劇《逃避雖可恥但有用》《我的家政夫渚先生》帶動婚戀市場的擇偶條件,不少「男朋友見習生」開始放閃自己的下廚美照,又讓人擔心這種價值觀成為一種「現代男性」的變相勒索。通常在社群裡看見男人曬小孩曬廚藝,底下留言刷起來一排愛心與「加分」,也意味著人類依然認為,那不在男性本來該做的事情裡。

很多男人不願意討論性別議題,是因為我們習慣用一副教訓笨蛋的語氣開口,不過這也需要雙方體諒,生理女性從受精卵開始就接受到的性別待遇差異,生理男性如何一口氣跟上這個巨大的經驗落差?就像生理女性也不會明白,男朋友究竟是怎樣的一種複雜生物(嘆)。但至少,我們現在翻開第一頁了。

有時,知識並無法彌補經驗的巨大差異,甚至在相愛的現場,那些性別正確的條條框框更可能一點也不管用,但是,即使無法體驗,理解並尊重彼此的經驗差異,並且真正理解自己在關係裡(而非在性別裡)的需求,至少,這樣友善的態度不會讓你的伴侶變成仇男/仇女戰隊的一份子。

在我所知的男性裡,如果問說有一人敢表示「我不敢比女友愛漂亮」「在朋友跟丈母娘面前不能讓老婆付錢」「就算女友哭了我也得忍著不哭」「我在父母的相處模式裡模仿親密關係」「跟女友走路我一定是要靠車子那邊(難道我的命比較不值錢)」,那麼其他人多半都會回答:「me too.」

親愛的男朋友們,我們已經準備好,為你賦權,全力應援(灑小花)。

 

—— 專題文章陸續上線中 ——

#男朋友夢工場 #性別 #戀愛 #心靈成長

BIOS 通訊,佛系電子報

專題統籌李姿穎 Abby Lee
視覺統籌潘怡帆 Crystal Pan
撰稿李姿穎 Abby Lee
設計劉育齊
責任編輯溫若涵

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