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致亨・弄髒電影史 EP5|李小龍誤闖美輪明宏姊妹會\(º □ º l|l)/  台港影視變裝跨性形象考

蘇致亨・弄髒電影史 EP5|李小龍誤闖美輪明宏姊妹會\(º □ º l|l)/ 台港影視變裝跨性形象考

作者蘇致亨
日期11.01.2022

Empty your mind, be formless, shapeless, like water. Put water into a cup. Becomes the cup. Put water into a teapot. Becomes the teapot. Water can flow or creep or drip or crash. Be water my friend.

各位水水新年快樂。各位或許因為近年香港的反送中抗爭,曾經聽過李小龍的「如水」哲學,但各位知道李小龍演的第一部電影是什麼嗎?不是 1971 年的《唐山大兄》,而是 1941 年的粵語電影《金門女》。那一年,李小龍才三個月大。而且他在片中演的,還是一位女嬰。這麼說來,李小龍也算咱民國初年即已「男扮女」的反串先鋒。

沒錯,這期弄髒電影史,談的正是變裝和跨性等各種「如水」般的性別流動,讓我們以一種以量取勝的《冷知識轟趴》體一起補課(2022 年了,還有人記得剛復出的羅志祥與無所不在的黑人主持的《冷知識轟趴》嗎?)

IMAGE

順帶一提,節目的開場語是:「人類是唯一獲得越多冷知識就越快樂的動物。」⋯⋯嗯,希望大家看完這篇都有快樂喔!!




 

IMAGE

《金門女》裡三個月大的李小龍。

IMAGE

Close up 也很難看出是個男嬰(?)



 

故事從香港說起。香港第一部跨性別電影,應該算是 2018 年的《翠絲》,袁富華也以本片贏得該年金馬獎最佳「男」配角。但《翠絲》其實有個有點「歪」的老前輩,不是 1993 年《霸王別姬》裡的程蝶衣,而是 1985 年的《超齡處男》。台版片名更直白,就叫《她是男性?》。

故事講「男兒身,女兒心」的楊名聲,成年後改名 Ellan(愛倫),在夜總會唱歌賣藝。Ellan 意外捲進幫派紛爭,認識了奉命保護她的探長雷 Sir,雷 Sir 費盡心力想把她「練」回男性。最後,憑藉著 Ellan 的變裝術,順利解決黑道問題,故事結尾收在他們還想解決 Ellan「流」回男性後的「處男」危機(?)

IMAGE

飾演 Ellan 的,是曾出演李小龍生前最後一部電影《龍爭虎鬥》(1983)、本人最後也曾多次榮獲金馬獎動作設計的武打明星董瑋。董瑋在《龍爭虎鬥》中,演的是向李小龍學習功夫的小子。看來,董瑋從李小龍經歷學到的「功夫」,遠比武打來得多,也有「如水」般的反串本事。

憑《超齡處男》的劇情大綱,要說它是「跨性別電影」,確實有點令人生氣,當年票房和評價也不怎麼樣,但全片仍偏討喜。出場人物充滿各種性癖:有午馬飾演的猥瑣偷窺狂,一度想強上 Ellan,才發現「她身上有蛇」;雷 Sir 更有位性慾高漲的太太,一夜想吃三回她的 Superman。飾演老婆的,正是前一陣子剛出書的「國民奶奶」譚艾珍。

IMAGE

以《倩女幽魂》中的燕赤霞、《與龍共舞》裡的鹹蝦叔等角色為人所知的午馬,劇中是個偷窺狂。

IMAGE

再順帶一提,「國民奶奶」譚艾珍的新書叫《快樂女人不會老》(備註很多)
 

偏討喜更是因爲董瑋的扮相,與香港歷來如張衛健、劉青雲、古天樂等人為求喜感而男扮女裝的造型不太相同。董瑋扮起女人是真的有美,呈現上沒有一點滑稽與刻意,受訪時候也不用硬虧自己的扮相「驚悚」或「想吐」。不過劇中其他角色對待 Ellan 和其他女裝姊妹的方式,其實如同八〇年代的台港社會一樣粗暴:為了向吃醋的太太證明 Ellan 真是男兒身,雷 Sir 可以一把撕開她的上衣;或是有三位好姊妹穿女裝「進女廁」就得被強擄警局,還被女警羞辱:「你們男人也真賤。想做女人,就去把那兒割了」

但,電影也留給姊妹們一點「頂嘴」的發聲空間。一場 Ellan 受氣後出走,讓雷 Sir 在雷雨中追著她跑的戲,Ellan 痛罵:「你以為警察就了不起。不用你為我好。你們這些人根本就看不起我。是呀,我是人妖,人妖又怎麼樣?我現在有惹你嗎?我是男人或女人,都有權生存在這個世界上。我討厭你,不要用歧視的眼光對待我,也不需要同情我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。你走啊,走啊!」

才剛罵完,站在路中央的 Ellan 下一秒就烙英文,跟原本開車卻被她擋住的司機先生調情:「Stop it!You want to fuck?Oh Brother, let’s go fever, ok?」路人也欣然接受:「Why not have a happy time?」欸,姊真夠浪。

IMAGE

結果首圖並不是李小龍,是不是騙到大家?首圖是有在美的 Ellan。
 

IMAGE

廁所姐妹花。

回到台灣,電影中出現「男扮女裝」橋段,如《王哥柳哥遊台灣》(1959)裡以變裝反串化險為夷,這種設定其實不足為奇。比較特別的,是從台語片時期開始,就有明星專門以「男扮女裝」為行當出道。他叫「矮冬瓜」,後來改名「矮『東』瓜」,本名倪鹿才,是台南百年老店廣興肉脯店的二代。他扮的不是曲線玲瓏的青春少女,而是專門飾演「胖態的富家太太」。當年電影雜誌說他令人捧腹的喜劇扮相,是「遠看像朵花,近看爛渣渣」,失禮程度整個跟 Matzka 的〈一朵花〉有得比。

IMAGE

《皇冠》雜誌介紹矮冬瓜。爛渣渣這個形容真的有合理嗎(?)

曾有記者報導,「矮冬瓜」自己備有高貴旗袍十多件,三吋半高的高跟鞋五雙,包括長、短、鳥巢各種髮型的假髮三、四頂,以及禮服、洋裝、尼龍絲襪和專用化妝品,堪比六十年前的 UG(沒有,UG 強多ㄌ)。「矮冬瓜」雖以「女裝」聞名,甚至紅到曾被請去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演出,但他其實家有妻小,甚至是七個小孩的爸。真實世界裡有點「爛渣渣」的地方是,他曾經偷吃被抓,鬧得冬瓜嫂差點自殺。看似最安全的唯唯諾諾「娘娘腔」,卻埋藏了最危險的婚姻暗礁,或許如「矮冬瓜」所說,是某種「自覺有損『大丈夫』威嚴」的心理補償(少在那邊牽拖)。

要捕捉後來一點的台灣影視娛樂史「變裝」或「跨性」系譜,除了《豔光四射歌舞團》(手比愛心)和《阿莉芙》,還有台灣演員「外銷」的《迷失安狄》和《男兒王》外,戲曲界我們已經有「男武旦」楊瑞宇,電視界有我真心希望各位弟弟妹妹不要忘記的大炳和小炳(有時還有蔡頭),而電影界我們或許還能再補上 1981 年朱延平執導的《珍的故事》和 1989 年周台生編導的《第三性檔案》,只是這兩部片目前我手邊已無更多檔案,歡迎有看過片或還想起誰的帥帥水水們填個問卷分享更多

IMAGE

2022 年一開始,我們就有吳慷仁飾演的媽媽桑「寶寶」,以及因為敗犬年初在台灣瞬間爆紅的美輪明宏為我們打開好預兆。陪伴這年頭弟弟妹妹ㄒ們成長的,還有在各夜店正當紅的變裝皇后們(我愛瑪莉安~),或許還有利菁、Kiwebaby、劉薰愛、小 A 辣、張婷婷、黃小愛,以及如今一出場儼然就已兼具人生智慧與喜感的陳瑞莎;我自己小時候,倒是看了《料理東西軍》知道美川憲一,看張菲的《龍兄虎弟》聽說韓國河莉秀,或許還瞥見過陳俊生穿女裝逛京華城的新聞(他事後說是為戲體驗),才無端吹皺我過往性別僵固觀念的一灘死水。

我還漏掉誰了嗎?啊對齁,唐鳳。想想覺得唐鳳在日本那麼紅也不是沒道理,從小到大我有印象的日本姊姊,從讓三島由紀夫深深迷戀的美輪明宏、松子 Deluxe、第一位跨性別議員上川礼,到各種經典動漫像是今敏《東京教父》裡的小花,好像都生來就充滿智慧。不過,即便活得不特別美,或講不出那麼有智慧的話,也不必在意吧。走在各位前面的好娜姬(自己 Google)不也闖出了自己的路線(喂)。總而言之,時代真的不一樣了,「認識跨性別」網站都已上線,你各位觀念沒跟上的,要鼻要自己學著改變。

好酒沉甕底。我最後想介紹的,是曾經發過一張專輯叫《華麗的冒險》的歌手。不是綺貞老厶,是 Kandy Chen(陳耑穎)。她是 1992 年就已出道的台灣「中性藝人始祖」,歌現在直接上 YouTube 還聽得到,黃鶯鶯般的空靈路線。事實上,Kandy 踏進演藝圈的起點,正是她某年將日本喜多郎的〈Angel Queen〉填上中文詞,寄給唱片公司,就成了黃鶯鶯的〈天使之戀〉。

Kandy Chen 相當有才,當兵時候在藝工隊負責音控,退伍後在唱片業,最後也就順勢出道。她精通外語,曾經走訪歐洲各國,搭配專門去新加坡錄的卡帶和專輯,還出版了一本旅行紀事,叫作《漂流》,請來伊能靜等人為她充滿各種浪漫際遇的遊記寫序。

我會知道 Kandy,其實是因為她曾經出演台視電視劇《聊齋》「狐媚」單元中,忽男忽女、百變千幻的「狐王子」。當年造型師韓忠偉為她設計的服裝,靈感來自王祖賢的《倩女幽魂》。而當年決定請 Kandy 來演出的製作人,正是《跑道終點》的編劇蘇光勳。

IMAGE

《聊齋》「狐媚」裡的 Kandy。

「中性藝人始祖」的話題,當年也讓台視找她上《玫瑰之夜》、中視請她參加《女人女人》,華視《連環砲》本來也想請她,卻被節目部主管打回票。他們說,「當前社會風氣已經夠『怪異』的了,電視是強勢媒體,縱令難以扭轉趨勢,但也絕不能推波助瀾。」新聞局都不管了,華視態度卻仍如此保守,引起輿論譁然。

挺 Kandy 的歌迷,根據當年市場調查,女性和男性比例是 20:1。知道女性粉絲佔多數以後,Kandy 的穿著也就越走越前面,她在當年受訪曾說:「我就是故意要作怪,以前還會刻意打扮中性點,現在乾脆女性化到底,讓新的觀眾不明就裡。」當年由陳孫華企劃的各種造型,早期有 Michael Jackson 般的中性造型,後來也不乏將 Dolce & Gabbana 的短裙當背心穿的「敗德修女」裝扮。前一陣子,Kandy 才剛在她至今仍活躍的 Facebook 帳號和粉專及 Instagram 上將舊照重新翻出。偷偷追蹤她近況動態,還是很會唱,打扮依舊美。

曾經,有無聊男記者不厭其煩地問她是否變性。Kandy 只說:「你得不到答案的,除非跟我上床。」

嗯~要嘛一頭霧水,要嘛一頭入水,姊真的很會。

故事就先說到這,最後還是要補一下,正如 Netflix 上的紀錄片《揭開面紗》也有演員談及,比起「男跨女」,「女跨男」其實是相對受忽視的群體。關於台灣「女跨男」成長經驗曾面臨的各種困境,推薦各位有空聽聽潤男的 Room 訪 Deven 的那集。關於更多「如水」流動的台灣史,有興趣可以參考《台灣跨性別前史》或紅頂藝人「澎湖嫂」的《反串男子》和署名黃惑代筆的《反串藝人黑珍珠》。

Be Water, My Trans——弄髒電影史專欄最終回,我們下個月見。

~給看到這裡的朋朋~

啊對了,沒事要不要幫我填個小小問卷~這是一則幸運故事,如果在三十分鐘內,您將這則故事傳送給三十個朋友,您就可以得到來自南十字星的祝福,幫助您心想事成 (๑˃̵ᴗ˂̵) 

 

【弄髒電影史】

別以為台灣社會民風純樸、百姓溫良恭儉讓。國片中的台灣女性,從來不只有國民阿嬤和苦情老母的大隊接力。討論同志電影史,你也可以不必只從《孽子》開始講起。弄髒電影史專欄,每個月從一到兩部少人知的電影開始講起,只想告訴素每姊,六十年前的電影院就是這麼熱!!!

【蘇致亨】

中和區辣妹,喜歡押韻與喊累。表面讀書乖寶,私底下壞ㄉ不ㄉ了。著有《毋甘願的電影史》,獲得 2020 年台灣文學獎金典獎與 Openbook 年度好書獎,並入圍 2021 年國際亞洲研究學者大會研究圖書獎。工作邀約或有話想講,都歡迎臉書私訊或以 E-mail 聯繫(老派ㄉme):chihheng.su@gmail.com

#跨性別 #台灣電影 #香港電影 #扮裝

BIOS 通訊,佛系電子報

撰稿蘇致亨
圖片提供蘇致亨
責任編輯溫若涵

推薦文章